当前位置:农村养猪散50头规定_最新养猪信息,疾病防治_猪富信息网 > 行业新闻 > 生猪价格行情为何如此波动 未来发展向哪转?

生猪价格行情为何如此波动 未来发展向哪转?

文章作者:行业新闻 上传时间:2019-12-01

  国家发改委监测,6月份第1周全国猪粮比价4.76∶1,连续18周低于盈亏平衡点,连续4周低于5∶1。农业部监测全国6000个养猪户4月份亏损面达到56.2%,主产区亏损尤为严重,出栏1头100公斤的肥猪亏损额超过200元。

  

  猪粮安天下,年年说猪价。猪价为什么频繁坐“过山车”?稳定生产出路何在?

  

  1:猪价波动怎么看?——正常波动有利优胜劣汰,波动过大影响产业健康

  

  有人说,近几年猪价像坐“过山车”,政府越管波动得越厉害,现在不光是“市场失灵”,而且是“管理失灵”。其实,这是一种误解,甚至是个别人的炒作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只要是由价格调节进行资源配置,没有哪一种商品的市场价格不随着供需力量的变化而变化,不波动反而不正常。

  

 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,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,生猪生产和价格在1985、1988、1994、1997、2004、2007年经历了6次明显波动,主要标志是价格的年环比增长超过10%;其中,有3次大波动,价格的年环比增长超过50%。

  

  改革开放以来,猪肉产量从1001万吨增长到4889万吨;全国生猪年出栏超过6.45亿头,饲养量几乎占到全球的一半。与养猪作为家庭副业的时代相比较,今天猪肉供应问题更加敏感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生猪生产和价格波动问题。因此,生猪价格波动不是新情况,只不过最近几年产业发展的影响因素更复杂了,市场机制的作用更明显了。客观地说,生猪市场正常波动有利于产业优胜劣汰,但波动幅度过大则会严重影响到生猪产业健康发展。

  

  2:过度波动原因何在?——产业化水平低、市场环境日益复杂

  

  造成我国生猪生产和价格过度波动的主要因素有三个方面:

  

  一是生猪生产规模化、产业化水平较低。多年来,我国养猪业一直没走出大起大落恶性循环的怪圈,重要根源就在于生猪养殖过于分散,产业化水平太低。散养户缺乏及时准确的市场信息和预测能力,具有很强的从众心理,经济行为带有相当程度的同步性,直接加剧了生猪价格波动的幅度。目前我国约有6500万养猪场户,每户增养1头猪,全国就增加10%的猪肉产量。

  

  同时,我国肉制品深加工的比重仅占肉类产量的15%左右,这些因素决定生猪供给的库存调节回旋余地很小。长期以来,生猪生产、销售、加工、流通等各环节利益主体关系松散、利益分配严重失调,在产业链条中,养殖是一个最弱势、最不稳定的环节,周期长、风险大,供给过剩时除了亏本出售没有退路。
二是疫病、市场环境和社会舆论等因素影响日益复杂。这些年,每当疫情暴发,生猪价格便快速下滑;而疫情过后,往往又供不应求。2009年4月下旬墨西哥暴发甲型H1N1流感疫情,起初被媒体称为“猪流感”,消费者恐慌,4月30日一天,出栏活猪价格每公斤就下降了近1元。后来,农业部长走进养猪场,对媒体说,“猪肉可以放心吃”,肉价又蹿上去不少。社会舆论对猪价波动的影响越来越大。另外,通货膨胀、金融危机、原料市场波动等外部市场环境对生猪市场的影响也较为复杂。

  

  三是受宏观经济发展速度的影响,猪肉的生产和消费此消彼长。历史表明,每当GDP增长速度超过10%时,生猪生产和市场价格都要经历一次大的高峰期,当GDP进入平缓增长状态时,生猪生产和市场价格又要进入低谷期。

  

  农业部畜牧业司巡视员陈伟生分析,目前千家万户养猪的分散决策局面在一定时期内还将持续,各环节利益联结松散的产业模式短期内难以改观,生猪价格剧烈波动的可能性仍然存在,可能还会比以往幅度更大、更加频繁。

  

  3:养猪主力军谁堪担当?——分散养殖之路越走越窄

  

  有人认为,散户养猪有很多优点,可以利用农副产品下脚料,解决农村就业,机动灵活。诚然,在偏远山区和欠发达地区,以自给自足为主要目的的生猪散养确实有存在的空间。“但13亿人的吃肉问题,靠小户和散户作为养猪主力,将来是行不通的。”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在各相关场合反复强调,从产业发展的长远考虑,我国生猪产业必须走从规模化到标准化、再到产业化的发展路子。

  

  首先,从保障供给的角度看,必须以规模化养猪为主体。散养户和小规模户养殖基础设施薄弱、饲养技术落后、疫病防控体系不健全;同时,组织化程度比较低、获取和利用信息能力较差,有利可图一哄而上,无利可图一哄而散,加大了供给保障的风险。

  

  其次,从近些年饲料和畜产品质量安全的执法情况看,添加“瘦肉精”等违法行为主要发生在个别小户和散户中。与规模养猪场相比,这些不法的养殖户违法成本低,产品无法追溯,监管难度大。

  

  第三,从推进产业化的角度看,屠宰加工企业一般要求养殖环节进行标准化生产,并具备相应的规模,形成稳定的原料基地。小户和散户难以满足屠宰加工企业的要求。比如,多数屠宰线都无法接受散户饲养的活重超过150公斤的生猪,散养生猪的瘦肉率也比企业要求的低。

  

  此外,近些年,动物疫情形势越来越复杂。据统计,目前各类动物疫病有220多种,而大饲养量、大市场、大流通,对疫病防控提出了更高要求。最近几年调查情况表明,在区域性重大动物疫病发生的时候,最先倒下的是大批的散户和小规模户。

  

  4:调控手段怎么用?——《预案》打破“两赢一亏”传统定势

  

  猪肉在城乡居民“菜篮子”中的重要地位,决定了13亿人的吃肉问题,不能完全依靠市场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来调节,也不能依靠国际市场。如果任由市场自发调节,供给与需求轮番波动,供给曲线与需求曲线呈蛛网状交织,容易出现经济学中所说的“蛛网现象”。经济学家论证,生猪市场供给弹性大于需求弹性,所以单纯依靠市场自我调节,不但不会抑制波动,反而会加剧波动。

  

  2007年生猪供应紧张,生猪价格大幅上涨。中央果断出台了一系列扶持生猪生产的政策,对加快生猪生产的恢复、控制2008年物价的快速上涨,起到了关键作用。2009年《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》就收到显著成效。受2008年生猪生产快速恢复、产能相对过剩和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影响,2009年生猪市场价格持续下跌,加上突如其来的甲流疫情冲击,4月底至6月中旬,猪粮比价连续7周低于6∶1的盈亏平衡点。政府及时启动了《预案》三级响应机制,两周时间就逆转了生猪价格持续下滑的势头。2009年全年出栏一头商品肥猪平均净利润150元左右,仍处于正常盈利区间。2007年、2008年、2009年实现三年养猪均有盈利,打破了“两赢一亏”的传统定势。

  

  当然,对生猪生产进行宏观调控,不是消除波动,而是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前提下,尽量避免由于过度波动造成资源浪费和产业损害。陈伟生对记者说,由市场主导来促进产业发展,由政府调控来保护产业发展,是目前保持生猪生产稳定发展的最现实的选择,但许多措施需要在实践中逐步完善。

  

  5:发展方式向哪转?——规模化标准化饲养时机成熟

  

  当前,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加快,受比较效益影响,散养生猪的农户明显减少,规模养殖发展势头看好,加快推进生猪生产规模化、标准化,条件逐渐成熟。特别是2006—2008年生猪价格发生大幅波动后,全国生猪规模化养殖快速发展,2009年年出栏50头以上的场户生猪出栏比重达61.1%,比2006年提高17.1个百分点。在市场拉动下,各地推进生猪规模养殖发展劲头较足,行业内知名的产业化龙头企业纷纷延伸产业链条,建设高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,成为带动生猪规模养殖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
  

  高鸿宾表示,今后一个时期,要加快推进生猪产业发展方式转变:

  

  首先要在积极发展规模化的同时,更加注重标准化,通过推行规范化生产,为加快推进产业化奠定基础。美国从1968年—2002年,猪场数量从96.8万个下降到7.5万个,生猪存栏量却一直维持在6000万头左右;猪场的平均存栏规模从1954年的26头增长到2002年的782头。

  

  其次是大力推进产业化,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关系。养猪场户的市场问题解决了,产品有了稳定的销路,出现大波动的风险就会降低。欧洲在经历几百年的发展后形成了“养殖户+专业合作社+专业合作社企业”的模式,日本则采取了养殖户+农协+公司的模式。这些产业模式都保护了养殖户利益,分担了产业风险。

  

  第三是通过防疫制度化来提升防控水平,努力确保不发生区域性生猪重大疫情。

本文由农村养猪散50头规定_最新养猪信息,疾病防治_猪富信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生猪价格行情为何如此波动 未来发展向哪转?

关键词: 行业新闻